“人体处于开放的环境中时,受到药物喷射,会自然而然地躲避,但是万一药物被喷进鼻腔,而且达到大剂量高浓度时,还是完全有可能使人在短时间内昏迷的。”广东药学院药理系主任谭毓治称。

为了科学地求证迷药是否存在,9月1日新快报记者将“迷药”样本送交广东药学院两名专家检验。昨天(9月7日),专家通知本报,送检“迷药”已有初步结果:它带有强烈刺激性气味,并有强烈的腐蚀性,可致大白鼠呼吸困难。进入详细内容》》

昨天,《南方都市报》以两个版的篇幅,刊登了质疑迷药存在的报道,更以漫画形式,借接案民警的口吻对报案者说:“没那回事!该不是被蝇头小利迷住了吧。”

多名自称曾经身受迷药所害的读者对此极为愤怒,此前本报报道的《女老板打的被迷失忆6个钟》的女主角罗小姐就表示:“我能得到什么好处?我根本没有炒作的必要。”

此外,更多受害者或其亲友以电子邮件或网上发帖等形式,讲述了受迷药所害的遭遇。层出不穷的类似案件令人不得不深思:这些自称受害的读者都是“报假料”?他们说假话能有什么好处?为此,记者采访了多位相关当事人。

昨天下午,新快报记者就记者翠峰在6月19日晚在天河体育中心公交车站被人迷魂抢劫一案,向受理本案的天河区公安分局天河南派出所了解情况时获悉,天河公安分局及该派出所对此案始终高度重视,事发第二天就立案侦查。同时,对于昨天《南方都市报》有关“凡报案说被人控制意识,就属于编造情节,警方不予立案”一说,该所负责人明确表示:“这纯属无稽之谈!”

就《南方都市报》昨日称“凡报案说被人控制意识,就属于编造情节,警方不予立案”一说,记者还专门采访了广州市公安局法制科的有关负责人。他说,从事警方法律制度工作多年,他从来没有掌握到有这类的规定。他还退一步假设说,就算在十多年前有出台过这样的规定,它也很有可能在实践中被废除了。

记者向该负责人进一步询问:若有事主向警方报警称自己遭“迷魂”或是被人控制了意识遭抢劫,警方是否会予以立案呢?

他表示,警方是否立案需要进行相关的调查,但如果查明事主报的不是假案或谎言,警方一般都应立案侦查。至于侦查的结果如何,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今年8月,本报记者和南方电视台《今日一线》记者联合对“迷药罪案”进行暗访深入调查,逐步揭开“”案件的层层面纱。昨天,参与暗访调查的《今日一线》记者立杰(化名)表示,新闻必须用客观事实来说话,如果没有进行深入调查,并且刻意避开一些细节而作出论断,很不妥当。进入详细内容》》

昨日《南方都市报》发表的《喷雾“迷魂”抢劫疑云》一文,质疑利用迷药抢劫事件的真实性和可能性,并对本报记者和多位受访事主遭迷劫的真实经历表示怀疑。这一报道引起了不少市民和网友的反感和质疑,不少市民和网友纷纷留言表示:“迷药抢劫的确存在,不能因为解释不了或没经历过就认为其不存在!”

这种事是真的!而且就在我身边发生了。我公司几十名员工可以作证。那女的还进入我公司里头哭,说有没有看见拿她包的那一男一女,里面还有几百元、手机及证件……

无能又无知,就认为不可能,这种状况只会误事又误人。我身边的人,几年前就被人迷了,后从街上回家拿存折取钱说同人一起做生意,家里人不同意,就同家里人争吵,等把钱取出送人后回到家里,人清醒了就后悔了。这难道不是事实?

好多事情科学上无法解释,但并不意味不存在这种作案方式,不能几个所谓“权威”说什么就是什么,我身边有几个朋友都是这样被劫持遭受重大损失的。

确有此事,我身边有两位朋友都曾中过招,希望警方尽快查清楚。东莞这边很多大企业都出了通告,提防被人下迷药。

看了这篇报道,真的很是感慨,怎么你们都不相信有迷药呢,怎么就不可能有如此厉害的药物呢,不相信的人是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过那样的被劫,要是经历过就会信了,我的一个亲姐姐就是那样被劫的,被喷了一下就回去拿了存折给别人了,事后报案也没有结果的。

科技在发展,任何情况都有可能,没有抓到,没有破获,就是没有这种情况吗,下这种结论不觉得可笑?

之前我也不信有这种药物存在,觉得有点虚构,但公司有同事也发生了这种事情,才开始相信,媒体的报道还是有可信的一面,只是宣传有些过了。发生在这么多的人身上,还要否认它的存在,这些人线个亲戚被迷过。千万要当心。切记!!!进入详细内容》》

鏈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粡鎺堟潈绂佹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€€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℃伅绉戞妧鏈夐檺鍏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